原始欲望第4部分阅读-原始欲望全文阅读-原始欲望TXT合集下载-比比先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始欲望  »  原始欲望第4部分阅读

原始欲望第4部分阅读

同一时刻,茱丽在上班时也兴奋莫名,她在回想昨天屁眼被儿子那细小的**刺入时所带来的欢快。同时她也想到了跟儿子有性关系是不对的,但她似乎相信昨天的辩解,他们并没有**,只不过……是在欢娱,享受不穿衣服的娱乐。  她早上很早就醒了,尽管是一月,她仍然是裸睡的。她想要去叫醒凯文,问问他是不是愿意在去学校之前再来一次,但最后她还是决定不去打扰他,她应该让他有充足的睡眠。  对此一无所知,当然凯文也很早醒了,同样也希望他能够再度享受母亲的屁眼。因而,在两人回家时,都有点儿迫不及待。  茱丽把儿子接上车后便开车回家。一回到家,凯文便万分饥渴地向母亲请求再做那种事。  「当然好,甜心,」茱丽微笑着:「我已经想这个想了一天了。」  「我也是,」凯文古怪地笑了笑,摆出一幅很酷的表情:「甚至更厉害。」  茱丽微笑了,十几岁的少年总是想方设法在女孩面前摆酷。  几分钟后,他们已步入了茱丽的卧室。凯文飞快地脱掉衣服,但他的母亲却好整以遐。  当他们一丝不挂时,凯文拿起凡士林涂满了自己的**,「你要来一点吗?  妈妈。」他问道,递过了凡士林。  「为何你不替妈妈涂呢?」四肢大开伏在床上,把屁股对着自己的儿子,茱丽建议道。  凯文跪到她的后面,挑了些凡士林,轻轻地涂在母亲的肛门处,当那手指滑入茱丽的屁眼时,他情不自禁地舔舔嘴唇,女人也欢快地身体连震。  把凡士林放过一边,凯文站起身来,把胀大的**对准了母亲的屁眼,慢慢地推入,就好像他昨天所做的一样。  「噢!凯文,」茱丽叹息着:「就这样,宝贝,噢……」  「太爽了!」睁大了眼睛观察着他的**飞快地刺入母亲双臀中间的菊花蕾内,凯文搂着母亲的屁股开始了抽送。  「稍微慢一点,」茱丽回过头来:「我的意思就是……这既然是种娱乐……  如果你稍微慢一点的话,那种快乐应该会持续得更久一些。」  「这没问题,妈妈。」凯文小声道,开始减慢了在母亲屁眼内抽送的速度。  感觉似乎真的好一点,他决定就这样继续从容不迫玩下去。  茱丽就像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般在儿子面前露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不时发出低低的**,每当屁眼被狠狠地插入时,她的脸就深埋入枕头中。  凯文并不是很在意什么表现,他只是用着一种迷乱喜悦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随着屁股的挺动而前后抽送,他母亲肛门处的括约肌不时紧紧地收缩压迫着他的茎身。  「嗯……」茱丽开始**了:「这真是太爽了!」  「这样好吗?妈妈。」凯文问着,很高兴他的抽送能够带母亲无尽的喜悦。  它,毕竟是两人之间的互娱。  「你做得太好了!宝贝。」茱丽粗重地喘息,凯文继续抽送的动作,不时侧过身去,高兴地看着母亲两颗大**紧随着他的抽送在下边剧烈地摇动。  这一次,他的自控能力得到了加强,抽送持续了近二十分钟,凯文的**并没有射出。他臀部的挺动越来越快,小腹重重地撞击着茱丽的隆臀,当**抽搐着释放出那牛奶般的**,男孩再度发出了喜悦的大叫。  「噢,凯文……」女人大声地呻吟着,拚命地收缩直肠,感受着那热呼呼的**洒向她的真肠深处。  「嗯,妈妈……」凯文狂喘着,屁股更用力地挺动了几下,似乎就连睾丸也想塞入茱丽的直肠之内。  「这比昨天还要爽。」茱丽得出了结论。  「说得一点也没错。」  「想要再来一次吗?」  「现在?」凯文气喘着,一动不动,他的**在母亲湿得一塌煳涂的直肠中萎缩了。  「不是现在,宝贝,」母亲笑了笑:「当你准备好再来。」  「好的。」  「那就在今晚好了。」  「我期待那一刻的来临,妈妈。」  他最终将**从母亲体内抽出来,两人穿好了衣服下楼。  做好晚餐并吃过之后,把碟子往洗碗机中一扔,两人立马返回茱丽的房间。  脱光衣服,凯文手持**再一次对准了母亲那不久之前还在里面发射过一次的屁眼,他有点儿疲倦,两次发射差不多耗光了他的体力……  在凯文上床睡觉时间到来之前,他在沙发上勐操着母亲的屁眼,一个小时之后,茱丽心满意足地也上床睡觉了。当然,她儿子三次发射让她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尽管那些**因容纳不下而流出她的肛门外让她有所不便。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一周。  凯文把它看作是**,只不过是利用妈妈的直肠来代替他自己的手指,这平息了他心中一丝丝的罪恶感。事实上,他开始习惯了,就好像他母亲一样。在她和凯文的游戏开始之后,茱丽的**似乎变得更为强烈,她总是幻想这种肛交只不过是她和某个人的游戏,因此轻易地便把负罪感甩到了脑后。  有时她会怀疑这是不是比正常的**更好,但在她内心深处,却有点迷惘,被操屁眼,对她来说,甚至比插穴还要来得更爽。凯文也在思考着同样问题,操母亲的屁眼让他快乐,如果插穴更爽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去找一个女朋友,同她试试看?  (二)  一天晚上,凯文边发疯般地狂操着母亲的屁眼,边向母亲询问是否可以像那次在洗手间一样吃他的**。茱丽很高兴地答应了,把年青小伙那硬绑绑、操屁眼正欢的**抽出来含在嘴中狂吸一通,直到他把微咸的**全射入她饥渴的咽喉之中。  只要不是****,什么都可以接受,茱丽告诉她的儿子——凯文,下一步就来个乳交。  茱丽仰躺着,指导着这个十三岁的少年跪坐在她的小腹上,把**在她那被双手推得挤压在一块的**之间来回抽动。少年的**深深地埋入一对大**之中,只有一个**不时地冲出来,最后射出的**洒满了母亲的脸蛋和脖子,然后,就是**,这也是他们最喜欢的一种。凯文有时会把**全射在母亲那微笑的漂亮脸蛋上,有时他也会把**洒向母亲的**,再用她那发硬的**磨擦自己的**。  肛交是他们一直所保持的,他们从不厌倦,母子关系就这样保持着,每当他们欲火中烧的时候(通常在他们上学、上班之前,又或者是在两人回家之后直到上床睡觉这段时间之间),肛交就自然而然地发生。这几周来,他们并没有同床共枕,但是凯文通常都会在星期五或星期六的晚上和母亲共睡,以便只要早上一醒来就可以持续这种快乐的游戏。  凯文有时候也好奇自己居然一天之内到底能射多少次,茱丽开玩笑似地告诉他何不自己试试看,他接纳了这个意见。这个星期天,他一直干着母亲的屁眼直到体力再也无法支援,茱丽帮他计着数,结果就是在一天之内,这个男孩在母亲的屁眼里发射了九次。  某个早上,茱丽醒得很早。她裸睡着,就像平常一样,在去少年的房间之前她想要用什么挑起他的兴緻,虽然这个努力无疑是多此一举,因为少年对于母亲的**无限迷恋,可是茱丽仍然犹豫她不是不应该穿一件比较性感的内衣。  事实上,这几年来,她从没有买过什么像样的内衣,但是她还是在自己的衣柜中搜索着。她找到了一件旧睡衣,带白色蕾丝的,看到这个,她笑了笑穿上了它。  凯文已经醒来了好几分钟,被子下面的**晨勃得非常厉害,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的头有点昏昏的。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母亲走了进来,「早上好,甜心。」茱丽向他道早安。  「嘿,妈妈。」凯文回覆着她,在看到母亲之后,他的头脑似乎一下子就全部清醒过来了。  茱丽的体重增加了一两磅,身体有些发福了(虽然她一点儿也不愿承认),但是在她身上穿的睡衣所衬托下,她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个二十多岁身体苗条的她。睡衣表现出了她身体的美,光滑的丝绸突出了她高翘的圆臀,两腿之间芳草萋萋,若隐若现,更是引人遐思。被睡衣包裹的身体更是突显了茱丽的女性曲线,她的**被遮盖在蕾丝之下,非常轻易便可以看到她那可爱的**。她的大腿只被遮罩一半,一双美腿更是迷人万分。  「你看起来很漂亮,妈妈。」凯文道。  「谢谢你的赞美,甜心。」茱丽莞尔一笑。  「我还要去上学。」  「不对,笨蛋,今天是星期六。」  「是吗?噢,是的,我忘了,真是的。」  「今天有什么计划吗?」茱丽问道,她拉开了窗帘,俯瞰着那满是花草的后院。  「也许会和几个朋友去看电影。」  她回过了头,儿子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的屁股:「你准备何时去?」  「不急,也许是在午餐时间吧,我觉得那时热闹一些。」  「我也有计划。」茱丽道,突然掀开了儿子的被子。凯文那纤细的身体裸露了出来,他的**硬绑绑地跳动着,直挺于小腹的上方,比起几个月前他们刚开始这个游戏时,变大了很多。  「来吧,你已经硬了。」茱丽诱惑着凯文。十多岁的少年爬了起来,站在床边看着茱丽。她用手和膝盖支援着身体,弯下腰把睡衣拉上去,把湿湿的屁股露了出来,准备迎接着他**的进攻。凯文的兴奋更勐烈了,他的**已经涨得几乎要破裂。  「爬上来,宝贝。」茱丽指挥着,声音中满是肉欲,没有任何遮掩。  凯文爬下床,跪在母亲的后面,她的肛门处明显涂好了KY…Jelly(一种湿润液)。  「我已经涂好了,」他的母亲有些猴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凯文没有迟疑,他把**对准了母亲的屁眼,就在**滑入的那刻,两人发出了迷乱的叹息。  紧抱着母亲的腰,凯文狂挺着屁股,抽送的同时两人发出如野兽般的叫喊。  茱丽伏在枕头上喘息着,凯文拚命地把肿涨的**往母亲直肠深处勐刺,小腹与茱丽大开的屁股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淫荡的女人拱起屁股,狂叫着吞吐儿子的**。  片刻之后,凯文的**就似被雷击般来到了,他不得不抓住茱丽的肩膊,小腹间歇性地跳动着,抽搐的**把一**的**全射入母亲的直肠之内。  「噢……」他喘息着:「我以为应该能顶住的。」  「噢?」茱丽回过头来:「你说得没错,那里还是硬硬的。」  凯文移动了一小步,他的**半软的,但当他再次在母亲那充满**的屁股中冲刺时,它也重振雄风了。  「躺下来,妈妈。」他说着,茱丽照做了,慢慢地放低身体,凯文也跟着动作压在母亲的背上,他的**在她屁眼里硬挺着。用肘支援着身体,在茱丽的耳边大声呼吸着,她开始扭动屁股,欢快的喘息再度回响。他前面的努力似乎也得到了回报,凯文已经做好二次**的准备。  半个小时后,两人汗流浃背,浑身无力,少年最终大叫着把**全洒向母亲的直肠之中。他们静静地躺在那儿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然后茱丽问她的儿子是不是饿了。  「我快要饿死!」凯文咆哮着站起身来,他的**……完全软了下来——从母亲那刚被他狂操过的屁眼中退了出来。  「那就来享受一顿美好的早餐吧!」他的母亲道:「你也许可以去帮我买些青菜。」  「然后,我就可以再干你的屁眼,对吗?」  「当然了,宝贝。来吧,穿上衣服,我去准备早餐。」  「好的。」凯文答着她,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地套上衣服,而他的母亲也步向自己的房间做着同样的事。  【全文完】  , 心爱律师的美妙菊花蕾  晚上十二时左右,本已睡着的我被吵醒了,出去大厅一看,原来是爸爸回来了。爸爸带着一大文件回来,爸爸本来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是经常要加班至深夜才回家。  爸爸看见我便说:“小浚!替爸爸冲一杯咖啡好吗?爸爸今晚还要继续工作呢!”说完爸爸便走回房间。  “好啊!”我说着。然后看见爸爸走回房间内,便去冲咖啡。  冲好了后,我走到爸爸的房中,看到妈妈已经熟睡,爸爸就坐在工作桌上埋头苦干。我把咖啡放在桌上,说:“爸爸,这咖啡不太热的,可以喝了。”说完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间。  爸爸听到我这么说,便拿起咖啡大口的喝着。过了十分钟,我又走进爸爸的房间。我走到爸爸的桌子前,看见爸爸已经睡着了。  我轻声叫了数次,确定爸爸已经睡着了,便脱光衣服,走到床上,躺在妈妈的身上,双手在妈妈身上乱摸,又不断的吻着。第1页结束
原始欲望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原始欲望》章节、其版权所属比比先锋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原始欲望"的人也喜欢:

  1.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2.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3.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4.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5.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6.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7. 原始欲望 

    原始欲望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dvcpa.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dvcpa.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