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1856 第四十八章 洪秀全该死(2)-龙腾1856全文阅读-龙腾1856TXT合集下载-比比先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龙腾1856  »  龙腾1856 第四十八章 洪秀全该死(2)

龙腾1856 第四十八章 洪秀全该死(2)

    李秀成不傻,顿时明白这兰妃胆大妄为,竟趁天王病重之际,想秽乱宫闱。他最近虽多次违背天王荒唐的旨意,但都是反对洪秀全的疯癫,他还没有大胆到敢染指天王后宫的地步。

    况且,李秀成一向以忠心自许,这等事是大忌,若传扬出去,他就毁了。

    李秀成当即用力将手挣脱回来,退后两步,恭敬道:“兰妃娘娘在上,臣万不敢放肆。臣听闻主上忽然染病,不知主上现下病情怎样了,还请娘娘告知。”

    兰妃见李秀成有意回避,心中不悦,但她也没就此罢休,故意又贴近了他,说道:“御医说了,主上病入膏肓,用不了多久就要飞升天国见天父去了。”

    李秀成脸色又是一变,洪秀全久病缠身,这事他们这些高层重臣们也都知晓,但御医一直以来也都在设法调治,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之说,还是第一次听到。

    李秀成并没有注意到兰妃说这话时,按耐不住她内心的喜悦,他自思如今天京局势已到了无可复加的困境,军心民心涣散,天王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差池,那这天国的天就真塌了,这残局却当如何收拾。

    李秀成叹了口气,道:“娘娘放心,臣这就托人去上海秘密请几位洋大夫来给主上瞧病,主上洪福齐天,必可康复。”

    兰妃是洪秀全老年来最为宠爱的妃子,生平多陪伴在他身边,洪秀全的身体状况,她无疑是最了解的,她很清楚,别说是什么洋大夫,就算是天父下凡了,也拿洪秀全的病是无可奈何。

    兰妃叹道:“忠王不必费心了,主上以前都吃山珍海味,现在天天吃野菜,拉肚子,别说是洋大夫,就连御医开的药他也不肯吃,他现在只信天父,连梦里都在喊着天父。他说了,有天父护佑,他和天国都会化险为夷。”

    听了兰妃的话,李秀成的心又是凉了半截,仰天长叹道:“莫非天国已到穷途末路,我李秀成真就无力回天了吗?”

    兰妃又主动靠近了李秀成,抚着他的肩膀道:“我虽是妇道人家,但也知道死守天京,只有覆亡一途。只有听王爷你地计策,让城别走,天国才能有一线生机。我们这些天王的嫔妃,也才有一条活路,只是天王他……”

    兰妃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地靠在李秀成地肩头哭了起来。

    女人地眼泪是他人最具杀伤力地武器之一。李秀成一见这兰妃哭哭啼啼,顿时便没了主意,又不敢大声喧哗,一旦兰妃翻脸,污蔑他不轨,洪姓诸位王爷不会饶他。

    兰妃见李秀成不敢动,便索性一头扎入了他地怀中,泣道:“忠王,天王若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咱们天国的主人了。王爷若是决心让城别走,还请你千万别抛下奴家。”

    怀中搂着洪秀全的女人,长久以来所受之气,似乎也得到了些许安慰,毕竟这女人是天王战斗过的地方,李秀成道:“你放心吧,只要我李秀成在一日,必能保你平安。”

    出了天王府,李秀成已经知道天京失守已成定局,除了北门尚无动静之外,其他三面都是烽火连天,如果现在让城别走,或许还有突围的希望。李秀成万般无奈,整备了残存的三万多人马,准备拼死一搏。

    此时,曾纪泽和曾国荃已经准备就绪,定好了攻破天京的日期。

    那天深夜,数万湘军享受了开战以来最丰盛的一顿晚餐,鸡鸭鱼肉无所不有,上好的米酒,还有从附近征招的百余名***那是一场令人难忘的狂欢。

    天亮之前一个时辰,狂欢后沉睡的湘勇被军官唤醒,洗涮拉屎,吃过昨天就煮好的白米就腊肉,大约四万湘勇和两万淮军,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进入前沿阵地。

    天京西门一带,集中了曾国荃部最精锐的十个营,他们之中,大约有三千多人装备了进口的洋枪,前沿阵地布置了包括曾纪泽所赠的大炮共计一百三十门,这对于装备仍属落后的湘军而言,已经是最强的火力配置。

    湘勇悍将李臣典坐在战壕之中,他那握腰刀的手抖个不停,他也算是湘军的老兵了,经历过的战役数不胜数,能够活到今天,靠得就是一股不怕死的劲头。

    但是现在,他竟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紧张,他知道,今天这场大战结束之后,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许就结束了。这可能是自己最后次的冲锋,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极度的害怕起来,他害怕自己在战争的最后时刻牺牲,那样的话,太他娘的不划算。

    左边的纵壕里,湘军炮手兄弟们正驱赶着牛马,拖着一门门新添置的大炮移往前沿炮位。淮军战壕里的士兵,也一个个摩拳擦掌。

    “准备战斗。”

    战壕那头的营官,接到指示,立即向部下传达,命令一个接一个人的传过来,直到最后一人。

    漆黑的夜色中,可以清楚的听到此起彼伏的“咔嚓,咔嚓”声,那是湘军和淮军在装填子弹。那清脆而低沉地金属摩擦声在黑暗中回荡。明明很清晰。

    李臣典的任务,是挖地道,然后炸掉城墙!而城地另一头,曾纪泽正站在帐门口,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西面的天空。

    曾国荃每天派出大量士兵挖掘地道,又天天写信给曾国藩,索要火药。挖地道炸塌城墙,然后攻入城中,这是湘军在九江、安庆都曾用过的办法,事实证明是行之有效的。但是,江宁的城墙特别厚,吉字营爆破了多次,都只有一点效果。即便有时炸开了城墙,太平军也会如潮水般拥向缺口,湘军还没有机会。

    江宁的夏天异常炎热,人很容易烦躁,而曾国荃又急着攻克城池,立下千古奇功,于是急火攻心,痛苦不堪。

    在攻克天京外围重要的关隘“地保城”之后,曾国荃找来李臣典,命他率部在太平军炮火比较集中的地方秘密挖掘地道,同时将湿芦苇堆积起来,在上面覆盖沙土,堆得与城墙一样高,做出通过土堆登城攻击的假象,以此迷惑太平军,炸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星光褪去,天色渐渐亮了黎明时分,第一缕晨曦照亮了大地!

    “轰隆!”

    西面传来一声撼天的巨响,湘军和淮军脚下的大地亦为之抖了数抖。

    曾纪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喃喃道:“城墙要破了,大决战就要开始!”

    天王府,空旷的宫殿,侍女门已闻风逃出宫去。

    “主上。”在这个时候,有人温柔叫着他的尊号。洪秀全一怔,猛回头,却见兰妃盈盈走来,手中还端着一壶酒,两个玉杯。

    在这最后的时刻,他宠爱的三千佳丽已皆逃走,唯有兰妃还守在他身边。洪秀全心中一热,但随后却被一阵敌人猛烈的炮火声所击碎。

    兰妃坐下来,倚着他的肩膀,哽咽道:“兰儿生是主上的人,死是主上的鬼,兰儿绝不离开主上。”

    洪秀全顿时热泪盈眶,他将兰妃揽入了怀中,叹道:“有爱妃如此,朕此生亦无憾了。”

    “主上,即使是死。咱们也要死在一起,到了天父那里,兰儿还要做主上的女人。”兰妃说得毅然,她将那酒倒入杯中,一杯自己拿着,一杯奉给了洪秀全。

    洪秀全长叹一声,接过那酒杯,想着曾经在手的河山,他反而笑了:“朕将这天下搅得天翻地覆。虽然最终落败。却也不负男儿之志,能够名垂千古了。”

    兰妃也笑了:“主上,我们喝一次交杯酒吧,兰儿从没跟主上喝过,现在,兰儿满足这个愿望。”

    洪秀道:“好,朕就与兰儿喝这交杯酒,就从现在起,朕策封你为天后。”

    兰妃大喜:“谢陛下隆恩。”

    二人就坐在这门槛上,面对着阴云下的炮火销烟,交互手臂,喝下了这一杯毒酒。

    那酒的毒性似乎很大,才喝下去不到片刻,洪秀全便觉腹中剧痛,脸色浑黑,嘴唇发紫。他忍耐不住,捂着肚子翻倒在殿门之前。

    而此时,兰妃却像一点事都没有一样,很是轻松的站了起来,她笑着,脸上是一种大仇得报后的快慰。

    “你,你——”洪秀气得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可就是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兰妃将那酒壶拿起,缓缓的倒在了洪秀全身上,得意的说道:“你真是蠢的可以,告诉你吧,毒根本不在酒里,我早就将它抹在了你的酒杯里。”

    洪秀全恍惚大悟,忍着剧痛,艰难无比地怒斥道:“朕待你不薄,你这贱人,为何要谋害朕。”

    啪!

    兰妃手起一鞭,狠狠的抽在了洪秀全的脸上,她怒不可遏道:“这一鞭是还你常年累月地侵辱我的身体。”

    啪!又是一鞭,只将洪秀全的额头抽出了血。

    “这一鞭是还你喜怒无常,动不动就鞭责我。”

    “这一鞭是还你杀我的全家,强抢我入你后宫。”

    “这一鞭是还你在众人面前奸辱我,让我羞耻心尽无。”

    “你奢华无度,却让百姓食不裹腹,再还你一鞭。”

    “你残害了诸王,任人唯亲,逼得忠王无施展之余地,再还你一鞭。”

    兰妃边历数洪秀全之罪状,边是用尽全力的鞭抽那个虚弱的身体。当她筋疲力尽,跌坐在地上时,洪秀全已是双目怒睁,却是一动不动,全无一丝的呼吸。

    洪秀全死了。

    洪秀全该死!

    兰妃仰对苍天,放声大笑起来。

    “我报仇了,我报仇了,哈哈哈——”

    那畅快的喊声,渐渐变得凄凉,最后更是落寞之极。

    痛哭过一场后,她重新振作精神。而后,她点了烛灯,将殿中的帐帘、细绢尽数点头,很快火焰便蔓延到了个大殿,兰妃将蜡烛扔在洪秀全的脸上,冷哼一声走出了大殿。

    木制结构的大殿不过一盏茶功夫,便是烧成了一片火海。兰妃远远看着大殿和那里面的尸体化为灰烬,她的脸上又浮现出痛快的表情。

    “娘娘,主上在哪里?”身边,李秀成大步而来,他一身战袍为鲜血所染,身上亦是数处带伤。

    兰妃身子一抖,那表情立刻变为哀伤无限,她几步奔入了李秀成怀中,哭哭啼啼道:“王爷,主上他不愿做清妖的俘虏,他就在那殿中引火了。”

    “什么!”李秀成的脸色刹那间苍白如纸,他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熊熊燃烧的宫殿,双腿一屈跪在了地上,叩首悲道:“主上,臣来迟一步,臣来迟一步啊。”

    兰妃也随着跪了下来,但她却不若李秀成这般哀伤,心里只是着如何脱离这天京困境,便佯装哭泣,道:“王爷,天王已去,这天国的江山就靠你撑着了,奴家也就指着你了。咱们现下该怎么办呀。”

    李秀成望那大火再拜三拜,擦干眼泪腾的站了起来,毅然道:“天王虽去,有我李秀成在,天国地社稷就不垮。咱们这就携了幼天王退往江北,聚敛人马重振天国之势,杀出城去!”

    “奴家跟着你!”兰妃道。

    洪秀全虽然没有什么能力,后期也很少过问朝政,但他毕竟是太平天国的精神领袖。他的突然逝世,极大加速了天京的沦陷。

    7月18日,湘军的地道终于挖掘成功。傍晚,刚刚躺下准备睡觉的曾国荃听到这个喜讯后,赶紧披起衣服,赶往前线指挥。这时候,忠王李秀成率军反攻湘军,湘军悍将李臣典腰部中枪,伤势非常严重。

    7月19日,曾国荃命令攻城部队一百多个营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并且悬赏募集敢死队,在城墙轰塌之时迅速冲入城中。这支部队经历过许多恶战,不要命的人很多,曾国荃的募集令得到了大家积极地响应。

    中午时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厚厚的江宁城墙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曾国荃吸取了前几次失败的教训,命令敢死队迅速冲锋,赶在太平军集结之前占领城内的阵地。

    在经过一番激烈地拼杀之后,太平军的反攻被击退,湘军和淮军如潮水般拥入江宁城中。

    湘军和淮军入城后,曾国荃因为一夜未睡,实在太困,回到了营中。按照事前的计划,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向朝廷报捷。

    于是,曾纪泽接管了围追堵截的任务,指挥湘军和淮军清剿天京城内的太平军,他下令,“只能杀长毛,不许屠杀百姓,违者格杀勿论”!(未完待续。)

    ...
龙腾1856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龙腾1856》章节、其版权所属比比先锋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龙腾1856"的人也喜欢:

  1. 龙腾1856 

    龙腾1856

  2. 龙腾1856 

    龙腾1856

  3. 龙腾1856 

    龙腾1856

  4. 龙腾1856 

    龙腾1856

  5. 龙腾1856 

    龙腾1856

  6. 龙腾1856 

    龙腾1856

  7. 龙腾1856 

    龙腾1856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dvcpa.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dvcpa.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