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1856 第四十五章 饥荒之城-龙腾1856全文阅读-龙腾1856TXT合集下载-比比先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龙腾1856  »  龙腾1856 第四十五章 饥荒之城

龙腾1856 第四十五章 饥荒之城

    曾纪泽回头准备收拾太平天国的长毛之时,天京之战,已趋进尾声了。

    曾国藩调鲍超引军南渡,与曾国荃部的吉字营会师。曾国荃又增募了许多新兵,合围南京的湘军兵力增到七万之多。

    鲍超进军孝陵卫一带,与吉字营一起对天京成合围之势。

    曾国藩又令萧庆衍部驻扎在两浦,令刘连捷扎九洲、中关、下关一带,同彭玉麟部的水师日夜稽查,断了南京的粮道。

    与此同时,曾国藩上书清廷,让清廷总理衙门照会英法各国公使,在天京攻克之前,严禁外国在天京城外停泊轮船,以防误伤。实际上是防止太平军借外国商船偷运弹药粮食。

    随着各路湘军的到位。曾国藩遂下令各部对天京发起进攻,先肃清太平军在天京外围的工事,太平军一败涂地,天京东、南、西三面险要尽失,仅城北神策、太平二门未被合围。

    李秀成也曾组织过数次相当规模的突围战,但损兵折将数万,天京之势已尽。

    虎踞龙蟠的金陵城,变成了人间地狱,混乱的街头,到处可见流离失所的饥民,他们家中已经无粮,跪伏在街道两旁。每逢有太平军经过时,便蜂拥上去磕头跪拜,乞求施舍,“哪怕是一粒米也好”。

    可惜,回应他们的往往是推搡喝斥,或一顿马鞭的抽打。饥饿的难民再遭毒打,无疑于自寻死路,不时有带着孩子的父母,把东西给孩子吃,自己倒在地上,就永远不再醒来。

    成千上万饿疯了的老百姓,携老扶幼聚集太平门,他们叫嚷“打开城门,放我们出去”,边喊边不断向城门挤去,每一次冲击,都把守城的太平军逼退,他们也吃不饱,无力阻挡饥饿的百姓。

    守太平门的天将李世英,骑在高头大马上,手扶大刀,见大势有变,向着这些试图出城的平民百姓高喊道:“天王有令,凡天国子民,必须与天京共存亡,不许一人出城,违令者以通敌论处。”

    “我们不敢通敌,只是出城讨口饭吃。家里粮米断尽,留在天京我们就要饿死了。”饥饿的百姓们纷纷跪在地上,高声乞求。

    李世英不为所动,高声喝道:“天王的旨意,本将军已经告诉了你们。如果你们还敢强行冲门,我的职责所在,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李世英手一挥,城上迅速的奔下两队太平军,皆手执洋枪,挡在了人群之前,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饥民们面对死亡的威胁,有些人很沮丧,退后了两步,有些人选择继续往前走,他们若是不能出城,也是死路一条。进也是死。退也是死,有人激愤地喊道:“天国救不了我们,大伙齐心冲出去才有活路。”

    饥民们一被煽动,几百号人前呼后拥向太平军冲去。

    李世英没料到这些饥民们不怕死,急喝道:“退后,退后。再不退后,我们就要开枪了!”

    “快跑啊!”

    李世英的严厉警告,淹没在饥民乱哄哄的叫声之中,饥民像是被逼急的野狼,不顾一切迎着枪口冲去。

    “开枪!”李世英见事态难以控制,毫不犹豫下达了开枪的命令。

    两排洋枪同时开火,瞬间,有数十人饮弹倒下,这些饥民们见到枪火和飞溅的鲜血,吓得魂飞魄散,方才不要命的劲头烟销云散,转身抱头逃窜。

    前面的人转身,后面的人反应不过,当即有许多人被推倒在地,慌乱逃窜的人们哪还顾及到别人,踩着那些倒地者的身躯狂奔,更多的人便死在践踏之中。小孩的嚎声,妇人的哭声,伤者的哀痛声,还有那此起彼伏的枪声,整个北门乱成了一锅粥。

    李世英似乎还不解气,又喝道:“给我继续射击,射死这帮贱民。”

    太平军的士兵们重新装填弹药,准备第二轮射击。

    “怎么会有枪声?”这时,听到枪声的李秀成拍马着急赶到了北门,没见到湘军,却见到太平军在射杀平民,他朝着李世英怒吼道:“混蛋,谁让你下令开枪的!还不住手,本王就要你的狗头!”

    李世英回头一看,是忠王李秀成来了,神色一变,急令部下停止射击,然后迎上前去行礼。

    李秀成一脸怒容,马鞭指着他教训道:“咱们天国子民。皆是兄弟姐妹。你好狠的心肠。竟向自己的兄弟姐妹开枪!真是禽兽不如!”

    李世英一脸尴尬,吱吱唔唔道:“回禀忠王,末将奉命守城门,不敢懈怠!天王亲下的旨意,不让百姓出城,末将也是奉命行事。”

    洪秀全下令不准任何平民离开天京,这旨意李秀成也知道,只是亲眼见天国的军队向天国的子民开枪,他却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那些侥幸未死的饥民见李秀成现身,便又冒着死亡的威胁,纷纷又转头回了来,几百多号人跪在了李秀成面前,请求忠王开恩。能准他们出城寻一条生路。

    李秀成扫了一眼这些狼狈不堪的饥民,里面很多是妇女和孩子,深叹了一声,道:“打开城门。放他们出去吧。”

    李世英大惊道:“忠王,这是违抗天王之旨。末将,末将可担待不起。”

    李秀成瞪了他一眼,朝他吼道:“叫你开门你就开城。天王怪罪下来。本王一力承担。本王这就进宫见天王!”

    李秀成是天京防御之战的最高指挥官,李世英只好无奈下令开城。

    “谢谢忠王。忠王千岁!”饥民们对李秀成感激不尽。拜了又拜,准备出城。

    李秀成挥了挥手,叹道:“出了城,你们也不一定有活路!你们走吧。好自为之。生死各安天命。”

    饥民们生恐再有变数,几百号人挤挤搡搡的奔出了城去,那李世英生恐更多的饥民闻讯而来。待李秀成走后,立即下令关闭城门,重新建立更严密的隔离防线。

    李秀策马往天王府而去,到了华丽的天王府。这座城辉煌不亚于紫禁城。北京的紫禁城集明清两代数百年营建之功,而这天王府却是在短短数年间建成,耗钱财民力巨大。

    寝宫之中,天王洪秀全在用膳,摆在他面前的,是眼花缭乱的将近百道菜,两旁伺候着他的是20多名侍妾。

    那每一道菜肴花费的银子,足以养活宫外的一名饥民半年。那每一名侍妾,都是娇艳动人。而在这天王府之中,还有三千多位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子。她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服伺天王洪秀全一人。

    李秀成来访,洪秀全懒懒瘫坐在龙椅上,他不用动手,只需仰着脖子,那些侍妾们自将菜喂到他的口中。

    “主上,尝尝这块鹅肝吧。”兰妃夹着一块新鲜鹅肝,小心翼翼送到洪秀全的嘴边。

    洪秀全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兰妃筷子没夹稳,送到嘴边的那块鹅肝脱手,正掉在了洪秀全的龙袍上。

    兰妃大惊急,跪伏于地,边用绢帕擦拭龙袍上的油渍,失魂落魄泣道:“臣妾罪该万死,请主上恕罪。”

    “该打!”最近天京被围,太平军屡次战败,洪秀全本来就心情不佳,兰妃这一失手,更是惹恼了他,抬手便是给了她一巴掌,她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个红印子,嘴角也淌出了鲜血。

    兰妃顾不得疼,赶忙匍匐到洪秀全的脚步,失声泣道:“主上恕罪……”

    洪秀全冷冰冰说道:“侍奉不周。该当重处。来呀,将这贱人拖出去执行杖责。”

    天王府的内宫律法极严。,规定:凡服事不虔诚打。硬颈不听教打。越眼看夫主该打。问王不虔诚打。躁气不纯静打。说话极大声打。有嘴不应打。面情不欢喜打。眼左望右望打。讲话不悠然打……这兰妃敢将鹅肝弄脏了天王的龙袍,罚她受些杖刑已是天王极大的宽容。

    兰妃磕头哭泣道:“多谢主人开恩。”

    兰妃被强壮的侍卫们拖出了寝宫,一会,便听一阵阵惨嚎声。洪秀全听到这美女的惨叫,似乎心情好了些,吃了几口肉。

    洪秀全正吃着,李秀成求见。洪秀全的脸色顿是阴了不少,将嘴里未吃过的一块肉吐在了桌子上,没好气地对侍女们说道:“把这些东西撤了。”

    侍女们迅速将膳食撤走。将寝宫打扫的干干净净。片刻之后。李秀成进入寝宫。当即便拜,口中恭敬道:“臣李秀成拜见主上。”

    “忠王快快请起。”洪秀全是相当客气。毕竟现下的天京危局,他所能依仗守城的也只有忠王李秀成。

    李秀成谢恩起身,洪秀全接着道:“忠王。听说城上清妖这几日攻城益急。城防之事,你可要多留些心才是。”

    李秀成道:“天京城墙坚固。清妖攻破没那么简单的。倒是……”李秀成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倒是城中粮荒已久。军民饥饿难耐。守城之志日消,这才是最不利的,刚刚我在太平门,还见到数千饥民闹事!臣放他们出城了,死罪!”

    “饥民?”洪秀全笑了笑,说:“这你就多虑了。朕已经找到了解决粮荒的法子。来啊,将甜露呈上来给忠王瞧瞧。”

    李秀成一脸纳闷。却不知洪秀全深处宫中,能有什么法子解决粮信问题。总不能在纸上画个饼来充饥吧。很快。侍女们就将洪秀全所说的“甜露”以金盘端来。

    李秀成顿时大感失望,那金晃晃的盘子中所承的,哪里是什么甜露。只不过是一堆乱糟糟的团草罢了。

    李秀成眉头微皱,默不作声。那洪秀全却兴致勃勃,他接过呈上的“甜”,揣在手里像是捧着宝贝一样,细细的端详半晌,笑眯眯的说道:“此物乃天父所赐,食之不但可以充饥,还能强身健体,最是妙无比,有了这甜,我天国子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李秀成干咳了一声:“主上,这团……果真能服食吗?”

    洪秀全冷哼了一声:“天父托梦于朕,降此圣物以解我天国粮荒,天父恩赐,难道还有假的不成。”

    洪秀全见他仍似不信,便索性将那甜摘了一叶放入口中,细细咀爵之后,竟是生生的要吞咽下去,直将下边的李秀成瞧得是目瞪口呆。

    洪秀全的表情,并不是那么惬意,很显然是这甜的味道有点糙,硬咽下去不是那么容易,一旁的侍妾很是识相,忙将早已备好的蜂蜜呈上。洪秀全就着那上好的蜂蜜,免免强强的才将那一丁点的甜咽了下去。

    “天父所赐甜,果然是味美无比,忠王你看,朕这不是吃得很香甜吗?”洪秀全的表情又是那样的得意洋洋。

    李秀成暗叹一声,无奈说道:“天父显灵,能赐我天国这等奇物,实赖主上洪福,佑我天国子民。”

    洪秀全懒懒的靠在了龙椅上,手轻轻挥着:“既然忠王也认为甜可食,那么你就着手将其向天京臣民推广下去吧,如此美味,朕当然要与众臣民共享。我天国有天父护佑。而今天赐甜。何惧饥饿。城外的清妖残暴无比,朕的子民们但出城去。必遭毒手,忠王,你可知道你不是在救他们,而是在害他们呀。”

    洪秀全俨然一副真在身,普渡众人的样子,李秀成的心情越是愈加的沉重,心想:“天王真是越来越糊涂,他还真把那些乱草当美味了,照这样下去,我天国还有何希望。”

    李秀成内心底对洪秀全失望之极,但他却不敢有所表,而今天王发神经一般让军民把草当饭吃,再这么死守下去,死路一条!李秀成心中几经挣扎,最后一咬牙,说道:“主上,臣有一计,可解天国之危。”

    洪秀全的眼睛顿时一亮,急切地问道:“忠王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李秀成正色道:“天京外围除了北门之外,已全被清妖围困,我军精损失殆尽,各地之兵又为淮军、楚军所牵制,根本无法抽调。且城中粮食已尽,军心民意涣散,再这么死守下去,唯有死路一条。所以臣以为,当以退为进,让城别走,只要主上从北门冲出清妖之围,振臂一挥,必可重振天国声势,只有如此,才让保我天国社稷永固呀。”

    “够了!”洪秀全阴沉着脸听着李秀成把话说完,忍不住拍案而起,满脸失望,震怒地吼道:“朕以为你有什么妙计,原来还是这贪生怕死的逃跑之计,忠王,你真是让朕失望透顶。”

    待到李秀成抬头开口进谏分析军情之时,洪秀全已拂袖而去。李秀成盯着那空荡荡的龙椅,许久之后才仰天一声长叹:“天国,真的完了!”(未完待续。)

    ...
龙腾1856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龙腾1856》章节、其版权所属比比先锋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龙腾1856"的人也喜欢:

  1. 龙腾1856 

    龙腾1856

  2. 龙腾1856 

    龙腾1856

  3. 龙腾1856 

    龙腾1856

  4. 龙腾1856 

    龙腾1856

  5. 龙腾1856 

    龙腾1856

  6. 龙腾1856 

    龙腾1856

  7. 龙腾1856 

    龙腾1856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dvcpa.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dvcpa.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