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1856 第三十九章 说服曾国荃-龙腾1856全文阅读-龙腾1856TXT合集下载-比比先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龙腾1856  »  龙腾1856 第三十九章 说服曾国荃

龙腾1856 第三十九章 说服曾国荃

    彭玉麟对曾纪泽的解释并不满意,但是曾国荃毕竟是他的老师曾国藩的亲兄弟,湘军吉字营的队伍又达到五万人,人多势众,他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和曾纪泽快步往前走,奔往在曾国荃的大营。

    但刚到曾国荃的亲兵大营,只见几个亲兵带着四五个妇人,用绳子拴着她们,她们一脸茫然,眼中带着泪痕,不时还有脆弱的哭声。

    这时,湘军亲兵营里走过去一位光着膀子的黑脸将官,一脸狰狞之状。绕着那几名惊恐的妇人转来转去,像挑青楼女子一样将她们的脸蛋和屁股摸了又摸,捏了又捏。然后选中了两名相貌身材比较好的妇人,叫道:“你们归我了,告诉你们,好好的伺候老子,不然让你们千人骑!”

    “军爷,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还是没嫁人,以后我怎么活呀。”被挑中的一名青衣女子哭了,跪了下来磕头求饶。

    那黑脸的将官听着女子这么一说,眼睛一亮,高兴叫道:“原来还是黄花大闺女啊,老子运气还真不错,以后你跟我做小的。”

    说罢,那黑脸将官将那青衣女子衣衫剥开,里面白花花一片,顿时大吞口水:“真是个尤物啊,老子有福了。”

    说完,那黑脸将官将惊恐万状的女子强行抱起,便要往帐中去行事。那妇女哭哭啼啼挣扎,大喊救命。

    “将那妇人放下!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眼里还有王法么!”彭玉麟再也忍不住了,咳嗽了一声,大声道。

    那黑脸将官回头一看,他不认识彭玉麟,那天曾纪泽和彭玉麟也没穿官服,彭玉麟一身灰色长袍,脸上顿露凶光,恶狠狠地道:“喂,你们是什么人,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

    彭玉麟师从曾国藩,忍受不了这种粗鄙的事和人,上前厉声喝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你这般禽兽不如,你家里没有妻女么?”

    ”混账!“那黑脸将官见彭玉麟声色俱厉,不像一般人,将肩上的女人扔到了地上,道:“我乃九帅帐前亲兵柳寿田,你是何人?敢在这里撒野?”

    彭玉麟大怒,吩咐身后的亲兵,“把这狗东西的耳朵割了,既然他听不懂人话。”

    “放肆!你们再不报上名来,老子可不客气了?”说完,柳寿田拔出了腰间的刀。柳寿田号称曾国荃亲兵营里第一大将,最能打恶仗硬仗,安庆之战,雨花台之役,柳寿田都屡立大功,深得曾国荃的喜爱,就是曾国藩,也对他客客气气的,并不把来人放在眼里。柳寿田身后也哗的围过来一群湘勇,一个个对外来者怒目圆睁。

    曾纪泽眼看双方就要打起来,赶忙上前自曝家门,劝住了他们。柳寿田哈哈大笑,搔着脑门道:“原来是大公子,这几日打仗打算打累了,我便找了几个娘们发泄一下,冒犯了大公子,还请见谅,这事九帅是知道的。”

    曾纪泽呵呵一笑:“人非圣贤,谁人无过?没事,你去通知九叔吧。”

    “是是是,多谢大公子。”柳寿田听曾纪这么说就放心了,便道:“九帅在最里面的大营呢,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跟九帅通传一声。”

    过不多时,柳寿田就带着一个衣衫尽裂,发丝凌乱,哭哭啼啼的女人出了来。曾国荃紧跟着大步而出,脸上尽是笑容,大大咧咧叫道:“看看是谁来!九叔我昨儿个还惦记着大侄子,没到你今天就来了。里面坐。”

    曾国荃一开始挺热情的,这时走过来看到了黑着脸的彭玉麟,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僵住了。曾纪泽解释说:”我马上就要回江苏了,攻打金陵的事,还得九叔和彭叔叔通力合作。父亲的意思是,你们好好聊一聊。“

    ”哦!“曾国荃道:“我这个人,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曾纪泽道:”那是,谁都知道九叔的脾气。“

    因为有曾纪泽在场,彭玉麟和曾国荃倒也表面上和和气气,不过谈完公事,彭玉麟就告辞了。曾国荃说前线公务繁忙,让柳寿田代为相送。

    彭玉麟和柳寿天走后,大帐之中只剩下曾纪泽和曾国荃。曾纪泽这时突然脸色变得异常严肃,小声对曾国荃说:“九叔,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侄儿来,是有要事相商。“

    曾国荃道:”贤侄,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事不用遮遮掩掩。“

    曾纪泽道:”九叔,现在天下谁都知道,太平天国就要完了。拿下金陵之后,你又有何打算?”

    曾国荃道:“我一向杀人如麻,挥金如土。待灭了发匪之后,就归隐家乡,痛痛快快挥霍藏在家里地那些银子。”

    曾纪泽说:“功成名就,安享晚年,这很好。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待到太平军被灭,放眼天下,谁还是咱们湘军和淮军的对手。自古君主多可共患难,而不可同富贵,何况是如今满人掌握大权的朝代。满人一向对咱们汉人心存猜忌,到时就怕功高震主。你和爹都不会有好下场。“

    曾国荃听了这话,变了脸色,怕隔墙有耳,将帐帘放下,声音压到低得不能再低,对曾纪泽说:“这事我其实也考虑过,可是到时朝廷真铁了心对咱们曾家动手,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呢?当年在安庆,九叔就劝过你父亲自立,可惜大哥很顽固啊。”

    曾纪泽道:“满人入关、窃得神器已有两百多年,而今天下糜烂,百姓困苦。我们曾家坐拥湘、淮二军,数十万之众,天下无人能敌,正当趁此良机,为天下之汉人做主,重振华夏。这正是上天赐于我曾家的绝好时机。九叔,你不是要挥金如土吗,家里那点钱财算什么,大丈夫要挥霍就挥霍个痛快,只要大业成功,天下都是咱们曾家的,这才是真正的痛快。”

    曾国荃道:“你九叔我一生杀人无数,死了好几次了。北京那个满人朝廷,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但是大哥是铁石心肠,怕劝不动。他要是不答应,这件事就难办。”

    曾纪泽笑了笑,成竹在胸,对曾国荃说:“父亲只是处事谨慎,我看他心里未必没有过这事,多半是顾忌太多。不瞒九叔,父亲最担心的是军饷问题,但是侄儿以前到南洋,已经建立了基地,发展全球贸易,给淮军和湘军提供几年军饷没有问题,更何况,有东南半壁江山在手,咸丰皇帝曾有圣旨,对天下允诺,先入天京者封王!我们至少要满清裂土封王!”

    曾国荃听了,精神为之一振,道:“我们可以学学陈桥兵变,给大哥黄袍加身。裂土封王也不错。”

    曾纪泽慷慨道:“此事决系着咱们曾家的兴亡,湘军淮军众将士的前途,还有几万万百姓的存亡,就算父亲他不答应,一旦大势已定,父亲不答应也得答应。总之,我们曾家不可任人宰割。”

    曾国荃走了过来,拍了拍曾纪泽的肩膀,笑道:“贤侄,你做起事倒是有你九叔我的风范。”

    曾纪泽是这么想的,虽然历史上传言,曾国藩屡拒下属地拥立之举,并最终裁撤湘军,但这并不能代表他就从未有过称帝之心。譬如那王莽,未篡汉之前,也是当世之道德典范。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由结果而推过程,这本身就存在着众多的变数。

    曾纪泽是想把他老爹当李渊来对待,他要做秦王李世民。退一步讲,即便不反清,至少也要把南方数省控制住,逼迫清廷裂土封王,然后再慢慢积蓄力量,把满清赶到关外。

    曾国荃基本赞同了曾纪泽的想法,他曾老九也是老谋深算之人,他提醒曾纪泽说:“自立之事,湘军之中,除了九叔我之外,铁定支持大哥的估计只有曾家的嫡系部队,还有李续宾、李续宜,还有彭玉麟和鲍超。其他人如刘坤一、杨岳斌、刘长佑等人,恐怕是墙头草。特别是左宗棠,我们还需要提防。”

    曾纪泽道:“左宗棠那人我知道,这个人有点目空一切的性子,我认为,如果咱们起事,他最多持观望态度,如果形势对清廷有利,他必从背后捅刀子。如果形势对咱们有利,他很有可能是名义上附从,事际上却是割据自立。咱们最终的目的是取代满清,在此之前,必须先收拾了江南,后顾无忧,然后利用强大水师控制长江,才能效仿明太祖。挥师北上。而且,熟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满清虽然衰败,但还是有一些有战斗力的队伍,比如多隆阿的队伍。”

    曾国荃道:“满清的军队,不就是跟八旗绿营打吗,他们早被长毛打断了筋骨,哪还有本事跟咱们湘军和淮军打。”

    曾纪泽指着曾国荃帐中地地图,分析说:“也不尽然。其实清廷对咱们是早有防备,僧格林沁屯兵皖、鄂之交,虎视金陵,就是阻挡我们进军中原。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战斗力不弱,不过,我们可以敲山震虎,把僧格林沁的骑兵先干掉,其余不足不惧。”

    曾国荃不以为然:“僧格林沁前次被洋人打得屁股尿流,我看他压根就是一个饭桶,要是连他都打不赢,我们湘军也就白混了这么多年。”

    曾纪泽醒道:“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跟洋人自是没法比。但对咱们还是有些威胁的,况且江北平原地带,正是骑兵发挥机动的优势之地,咱们可不能太小看了他。不过嘛,僧林格沁我已经有了对付的办法,他必死无疑。九叔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向父亲要银子。最大限度地给你的军队装备洋枪洋炮,关键时刻还得靠枪杆子,多一枝枪,多一门火炮,就是多一分胜算啊。”

    ”这个自然,多一些洋枪洋炮好。“曾国荃点点头,说:“我已经有所准备。”

    这事倒不用曾纪泽提醒,早先曾国荃听说曾纪泽地淮军尽是武装了洋枪洋炮。轻轻松松地搞定了苏南地太平军。他早就羡慕地不行,屡次三番向曾国藩嚷嚷着多要军饷,还要枪要炮。

    “不过,咱曾家一家老小都在湖南。一旦起事,万一家族被清廷控制。用来要胁咱们,如何是好?”曾国荃考虑事情非常周到。

    “这个我自有安排,可确保万无一失。”曾纪泽道:“湖南乃我们湘军根本。不单是我们曾家,部下家人也有很多在湖南,必须要保住。所在一旦起事,我们会尽快控制此省。到时候,父亲为了平息朝廷的担心,会裁撤一部分湘军,让他们回老家。到时候我来主持裁军,成立一个组织,叫老兵会,把他们集合在一起,让他们有组组地回湖南。在起事之前,命他们突袭省城长沙,拿下湖南巡抚衙门,进而暂时控制住湖南局势,而后再以水师运送一军迅速赶回湖南,控制湖南大局。“

    ”我算了一下,只要我们运筹帷幄,赶李秀成北上,我们湘军和淮军可以顺势控制江苏、安徽、湖南、两广、浙江、福建等南方省份。即便最糟糕的结果,我们还可以去四川,现在父亲已经调了萧启运等三路湘军入川。“曾纪泽不太费力地说服了曾国荃。

    叔侄二人又是一番商议,曾国荃果断同意了曾纪泽的想法,答应攻下金陵后先让曾国藩带人入城,到时候也通知曾纪泽,让他率淮军挺进金陵,二人约定随时互通消息。

    临走前,曾纪泽又将顺道带来的十门先进的洋炮赠给了曾国荃,而后便离开吉字营的大营,连夜赶回到了苏州,按照计划,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苏州此时是江苏省的省城,曾纪泽带领淮军北上之时,李鸿章留守,曾纪泽就把江苏的政务暂时委托给李鸿章处理。对李鸿章处理政务的能力,曾纪泽还是比较信任的,不过对于李鸿章是否会支持曾国藩自立或者裂土封王,曾纪泽没有把握。

    不过,与历史上不同,淮军是由曾纪泽亲自指挥,李鸿章的态度没那么重要。不过曾纪泽觉得李鸿章是个人才,能为湘军所用,那不妨给他一次站队的机会。否则,杀掉李鸿章,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未完待续。)

    ...
龙腾1856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龙腾1856》章节、其版权所属比比先锋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龙腾1856"的人也喜欢:

  1. 龙腾1856 

    龙腾1856

  2. 龙腾1856 

    龙腾1856

  3. 龙腾1856 

    龙腾1856

  4. 龙腾1856 

    龙腾1856

  5. 龙腾1856 

    龙腾1856

  6. 龙腾1856 

    龙腾1856

  7. 龙腾1856 

    龙腾1856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dvcpa.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dvcpa.org.com/xsread-.html